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8年 08月 ( 2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玫瑰花茶 (ROSE TEA)



由於我的內分泌出現了不調,所以託朋友替我買了一些玫瑰花茶。紅紅的乾花蕾很清香。我用一個別緻的果汁琉璃瓶盛滿了一瓶,十分漂亮。

這個花茶很好喝,好像進了花店般清爽。可是並不像網上一些傳言所說,不是粉紅色的飲料,而應該是普通的茶色。如果誰買了沖後會是粉紅色的茶水,那花蕾恐怕是人工着色,下次就不要再上當了。
[PR]

by windywood | 2008-08-31 17:10 | Lifestyle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禮物

自從出院以來,得到不少人的關心。有些朋友知道我對動漫畫的喜好,便為我安排在家的娛樂。

其中一人把自己的MG鋼普拉給了我砌。我雖然不特別愛好種命(GUNDAM SEED DESTINY)的模型,但有人把鋼普拉送上門給我組裝當然高興了。

用了一個上下午的時間,把Destiny高達組裝完畢。很快吧。沒辦法,現在無論做什麼只要有精神做,家人都不會來嘮叨了。

拍張照片,然後昨天送回給對方。



命運高達的的腰部設計實在有很嚴重的先天性缺憾,腰部是命中注定要「板直」,難怪種子系列的鋼普拉會被嘲笑是僵尸了。

***** ********** ***** ***** ***** *****

另外,在澳洲的一位動畫同好,竟然寄來了一組S.I.C.的電王精品給我。這實在是太感動了。不過那組合實在太貴了。想起他是一個留學生,以前在分享留學生活時知道他並不是很富裕。所以,對於也曾是窮苦的留學生的我,真的有點想扁他,罵他太亂來。(哈哈)





這模型套裝是非常精緻的。模型上的細節很多,塗裝很有氣勢,而且所有關節都能動,擺出不同的姿勢。遲些日子,等我在燈光方面的設備改良後,再拍些特寫照來玩玩。
[PR]

by windywood | 2008-08-31 16:58 | Lifestyle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My Contax G2

購買日記在(Post right after I bought this camera):
http://regulus.72pines.com/archives/74


終於把幻燈片拿回來,可以讓大家看看我的G2。
背景那綠的白的是我手造的書桌。

Finally got back my slide. I can now show of my G2. HAHA.
The green and white background is my hand-made desk.


By the way, my phone.


[PR]

by windywood | 2008-08-31 16:20 | My Photo Gear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涼拌醬料 (A Chinese Salad Dressing)



Man in summer is like an ant living on fired pan. The heat is killing. Appetite is bad.
Staying at home, and having plenty of time, I tried some recipes from WWW.
Here is one. This dressing is quite healthy.

- Peanut butter (1 tablespoon)
- Light Soy sauce (1.5 tablespoons)
- White vinegar (1.5~2 tablespoons) *apple vinegar or sushi vinegar are also OK.
- Sesame oil (1/2 tablespoon)

This dressing is very good to take with vegetable cucumber, cabbage and tomato.

Let's try.
Bon appétit~;-)

天時暑熱,在家休養,時間悠長。
閒來無事,進入厨房,找尋新意。
涼拌蔬果,開胃滋養,正合夏暑。

前天有朋友到訪。之前她借了一個平底鑊給我學做班戟(pancake),那次來訪時曾要試試我弄的班戟。可惜我的班戟還沒成功,當然沒有讓她試。於是,今次我弄了另一個算是稍微成功了的小吃給她嘗嘗。

涼拌的醬料參考了網上涼拌粉皮的食譜:
*花生醬 1湯匙
*生抽(淡豉油)1.5湯匙
*白醋(米醋或生果醋也可)1.5至2湯匙
*芝麻油  半湯匙

至於要配什麼生果蔬菜一起吃就隨意。特別推荐青瓜(小黃瓜)和蕃茄(西紅柿),以及蟹柳條。
水果宜選清爽口味的,太甜的水果跟醬料不是很配。如果加粉皮的話,粉皮宜先在涼水中多浸一點時間。

Bon appétit~
[PR]

by windywood | 2008-08-30 16:04 | Lifestyle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有區議會委任議員,有民建聯,香港冇運行

再續”Officers, are you really working?”

剛才在一則有關香港政府要動用區議會把香港市民的公共空間出賣給地產業主的新聞中討論。其中一個網友回應,時代廣場大電視的聲浪大到震耳程度,而且都是在為地產商在公眾空間用聲浪賺取廣告收益。我又想返起D政府和區議會D岸9野。

話說我遇過一班退休阿伯,D音樂樂器玩得出神入化,得閒在公園JAM音樂消遣,一D都唔嘈,雖然個公園好靜,但只要行開兩步,五米以外已經聽唔清楚佢地的音樂了。但玩左一個鐘,就見D公園實KILL來趕人。公園告示話不能騷擾別人,但有沒有定下什麼才是騷規則?五米?二十米?二十分貝?給公眾一個規則等人去守,有D世藝搞下會死嗎?一刀切禁止,公園乜都唔讓D公公和後生的做,只准路過,咁就叫管理?乜都唔使做了,使鬼花稅金請你來管?D財團地產商就在公眾地方嘈到隔離幾座樓D人都得,D弱勢社群就小心翼翼都不能在公園跟三五同好娛樂,搞搞街頭文娛,給呢個政府同D區議員趕絕。

D建制派區議員經常說人們可以到其他沒人的地方搞街頭表現,但實際上香港有邊度可以?他們經常說他們不知,但只要不要在他們當區議員的地方,結果全香港所有有區議員的區都不可以!即是全港都不可以!痴線!!

成日話讓一個人在某區做街頭藝術,就會有三百三千三萬個人來某條街某公園出現表演。呢D低能的政棍,死左對香港有利,呢D人邊有能力治區,治港?我想說,什麼時候香港街頭的足球場籃球場乒乓球枱會有幾百幾千人爆場玩的?從來不會。為什麼?人太多時D人見到會走,選過第二個場,又或者第二個時間玩嘛!江湖規矩,先到先得,永遠不會出現爆場的。呢D先至係社會常識Y嘛。

我地D委任和民建聯D區議員係乜野外星人來咖,咁簡單的社會常識都冇,竟然嚇D市民會有三千三萬人來阻街,呢D一個二個都係葉劉靈魂附體,七到冇朋友。

給一個公園或是一條街,任由D市民在一定的規定下進行街頭表演,在外國是可以形成一個旅遊業賣點來咖。而且也是一個文化發展的搖籃地。香港政府一天到晚說要發展旅遊業,又話要起西九發展本土藝術,講Q咁多,佢地識乜?你開一個偏遠一點的公園又好,開一條街又好,咁咪又有旅遊點,又有藝術發展囉。定好一條規則,不准超過一定分貝,有規有矩,市民又有得HAPPY。三萬人會來逼爆場?誰再說就叫他去麥花臣球場罰企一星期,在那裡學一些社會常識啦,了解民間實情。在香港,斷唔會藝術家多過波友吧。呢個政府,都係乜都唔識做。乜野常識都沒有。那些民建聯的區議員,跟那些委任議員,跟私人業主法團糾纏不清,利益互相輸送,一日到黑只懂勾結有錢人,欺負小市民。
[PR]

by windywood | 2008-08-29 16:27 | News-HK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香港不需要「被英雄」人物

在旺角嘉禾大厦大火中殉職的兩名消防員,今天被政府追頒最高的金英勇勳章。無論怎麼說,這兩名消防員真的很偉大,可是,我們香港不需要這樣的英雄。

今次的五級火災,有很多地方都跟十二年前的嘉利大厦五級火災有相同之處。同樣是大厦低層的娛樂場所莽顧大厦內的人命安全沒有安裝好防火和防煙設備。一個慘痛的教訓之後,當時政府說詞人手不足,改善要慢慢來,怎料一慢就用了超過十年時間來立法,然後到了去年還要設立了什麼幾年的寬限期給業主慢慢來。事情還不只這樣,一位消防員曾在大火後打電話到電台的節目,告訴主持人政府內部還有一個長達六年的寬容期,每一個違規個案要經過六年消防署才可以依條例採取正式行動,但很多那些大業主都會在六年期滿之前把物業出手,所有消防隊在六年內的工作變成「白做」,又要對新業主由第一年的程序開始做起。現在,政府這樣「得到業主和商戶達成共識」的施政,還要犠牲多少生命,製造多少「英雄」後,才算是對業主和商人寬容得足夠?這些寬容,十多年來的寬容已被證實是建立在消耗人命上了。

另一方面,這次事件也揭露了香港消防隊的裝備超過十年沒有更新,追不上世界標準。消防員是用他們的生命在火場為市民搏命的,試問這些裝備錢政府怎可以慳,不讓消防員在得到最安全的器材支援下上陣的?香港政府是不是已窮到要他們在這種裝備的支援下拼命?請問政府還準備好了多少英勇勲章,頒給那些因為這個政府「善財難捨」而製造出來的英雄?

這兩位消防員不是單純地因為他們的英勇而離世。他們是因為特區政府對自己的寬容,對商家財主的寬容,才會成了「被英雄」人物。他們雖然偉大,可是我情願他們不用「被英雄」,而繼續留在他們的家人身邊,留在他們的同事身邊,活蹦亂跳地作普通的活人。
[PR]

by windywood | 2008-08-29 16:03 | News-HK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Multiple Exposure(多重曝光)

奧運期間的藍天很漂亮,雖然不能到郊外拍美美的風景照,但也不可以錯過機會。於是,過去幾星期,在家裡做了一些多重曝光的攝影實驗。

相機用Nikon FM2, 底片是富士幻燈片RDP III。鏡頭主要是AF 50/1.8,有時候會用ais 125/2.5。我最近愈來愈喜歡用彩色幻燈片了。主要是幻燈片出來的底片無論色彩和層次比較美,拍攝的成果可以忠實地從底片上直接看到,欣賞幻燈片是一種「處身現場一樣的」享受,本來最喜歡幻燈片。加上現在掃瞄技術進步了,只要花20元就可以找晒相店掃瞄整卷底片,放上網上跟人分享也可,在家打印也可。跟別人分享忽然變得非常經濟實惠。以前要與別人分享用幻燈片拍攝的成果,晒一張相就要幾十塊,幻燈機也非常不方便。時代不同了。希望一直有好的幻燈片用。

(一) 第一幅是用多重曝光企圖製造High Dynamic Range的效果。


由黃昏7:15至晚上9:00共分3次曝光。天空有一點點過曝,但建築不是只有影子了。但從建築物的燈光看來,第三次在9時的曝光的時間是太短了。

(二) 這一張,曝光了2次。


(三) 第三張也是2次。這張在第二次曝光用了手電筒打背景,拍街外的樓宇的燈光。


(四) 這一張仍然是2次。一次在早上,一次在日落。


(五) 一樣是2次。


(六) 這張分了3次曝光。


(七) 這一張是2次。天空的方向是上下反轉了。


(八) 這一張是兩次。第二次時故意把主體以外所有內容過曝,成了白色的背景。


[PR]

by windywood | 2008-08-27 16:02 | Photography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倫敦用八分鐘就足以令中國人心理不平衡了

北京奧運閉幕禮中,按照過往慣例,給下一届的主辦城市一些參與時間。沒想到,就這八分鐘,就使部份中國人神經錯亂了。

閉幕禮完結,國內和香港有些網頁出現了一些讚美倫敦表演的評論。於是馬上刺激了「理性中國人」的神經,紛紛高唱北京奧運開幕閉幕禮盛大倫敦奧運必不能比,抨擊讚美倫敦表演的人「崇洋媚外」,嘲笑倫敦那8分鐘表現拙劣,又貼出BBC網站上批評倫敦表演的網上留言。

那麼多年來,我看奧運無論是哪國是主辦國,表演的水準如何,客人的國家都一定在表演之後多番讚許,各地的媒體的「震撼」都必定在文章中少不了。大家不妨多翻以前歷屆各地的新聞報導。

花了別人國家數百億的金錢,那些金錢本來是可以用來搞好民生建設,卻撥出來給其他國家的人是去享受,是好是醜,只要不犯上原則性的問題,禮貌上其他國家當然要讚美一番。 這是一種義理上的感恩。

要知道現在很多有錢的發達國家的市民不希望自己的城市辦奧運,甚至是反對。原因不是他們的城市或國家是否富有,而是很多人都認為辦奧運會影響他們的社會建設和福利。從來沒有一個主辦城市在辦奧運後不經歷一定程度的經濟蕭條。主辦城市籌款是很困難的,試想想,如果倫敦市政府要求愛丁堡或是格拉斯歌的市政府出資協助,又或是要求英國國會利用庫房的錢結算,會如何被其他城市和英國選民白眼?當年加拿大滿地可奧運後满地可市政府還了三十年債。掏別人的腰包,自己享受了,試問當客人的國家怎能少給半句讚美?

沒錯,倫敦是不可能像中國那樣大款。很簡單,中國的閉幕禮和開幕禮英國人是讚口不絕,花別人的錢笑呵呵是正常。但是如果同樣的場面出現在倫敦奧運,英國人會同樣地高興嗎?答案一定是”不”。不要說高興,我相信市政府還會被英國人罵得妻兒子女的眼耳口鼻都認不出來。那個市長別想再連任。這個時候,即使立場和政見不同,即使真的有人「崇洋媚外」,也當任由他們去讚美。即使自己真的覺得別人的表演不好看,至少也該說一句「多謝,辛苦了」,這才是知書識禮的文明風範。

中國自己喜歡動作全國的資金人力物力搞氣派,花人民的大款出做排場是中國自家的事,別人一個市政府可也是辛辛苦苦的辦奧運,中國人聽了別國的讚美沾沾自喜沒問題,但聽到別的中國人讚美倫敦的表演就什麼「崇洋媚外」的帽子四處扣,還要嘲笑別的主辦城市的辛勞,惡意攻擊,如果這還不是中國人不識大體,沒常識沒有氣量沒有禮貌的表現的話,什麼才是呢。

照我所見,中國人既然沒有氣量去看別人辦奧運,什麼都要自己天下第一,聽不下別國的人被讚美,不如中國多辦三、四届奧運,免去其他城市之苦,造福國際社會,自己又可以多聽些喜歡聽的吹棒,何樂而不為呢。 只要以後不要再找香港做協辦城市花香港人的血汗錢,中國辦多少次奧運我都支持。
[PR]

by windywood | 2008-08-26 16:01 | News-World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外國變得太遠 (Unreachable Overseas)

星期一晚咳嗽時吐出了血,深夜進了醫院的急症室。癌細胞已侵入胸部中央的大淋巴核,從那裡開始侵蝕我的肺部。醫生說除了長期吃止血藥以及在家中用氧氣機幫助呼吸外,沒有其他可治療的方案。原本想在身體強壯一點時到美國見見我最好的朋友,但肺部的情況很反覆,又怕在擠滿人的飛機上受感染,所以要到外國去的機會很渺茫了。

昨天黃昏出院,今天有颱風直擊香港。九號風球已很久沒見過了,很興奮。不知有沒有機會上十號風球呢?期待哦。

Monday night, blood spilled from the throat when coughing, I went to hospital and stayed until yesterday evening. Cancer has infected the central grand gland of my chest and corrode my lungs. There is no way to cure. Doctors prescribed me pills to relieve bleeding and oxygen-supplying machine at home. I planned to go aboard to visit my best friend in the US when I get a little bit strong. However, the plan have became too difficult now.
[PR]

by windywood | 2008-08-22 16:01 | Diary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紅與藍 (Red and Blue)

過去一星期身體的情況非常地差。首先是右邊身有腫瘤的地方出現了不少的痛楚,隨之胃痛也出現,再來就咳嗽,使我已好幾晚都難以入眠。前星期醫生告訴我腫瘤長多了,這些身體變化讓我覺得我的日子也就差不多是這樣了。決定了再打幾針看看,再計劃以後的事。

In the last whole week, my body was terribly bad. At first, those tumors was causing a lot of pain, then more pain came from my stomach. Bad coughing soon fellowed the pains, since then I have not being able to sleep well. Oncol told me about two weeks ago that those tumors keep growing. As those pains came, I think it may be how far I can go. I decided to receive more dose of therapy, and think about how to due with the financial problem later.

On Sunday, pain on the chest and neck got better, but the stomachache was still unforgiving. After coughing, some stomach fluid was throwing out with blood. My stomach has got a hole. At the first time I threw in a lot of water and took anti-acid pills, of course, also kept carefully the stomach not full but not empty either. Finally, the stomachache was almost gone in this morning. However, the train coughing still lasts. I hope these attacks would be just another rainstorm, and goes soon as nothing have happened.

星期日早上,腫瘤的痛楚好了不少,但胃痛還是很嚴重。咳嗽後,吐出了兩口胃液,裡面都帶着血絲。原來胃已經穿了。趕緊喝了很多温水,又吃了胃藥,還注意着飲食,少吃多餐,今天胃總算是安定了。但還是有那難捱的咳嗽。希望今次病情的反覆都快不點過去。

托奧運的福,香港這兩個星期的天空十分的藍。可是我因病一直卧床,沒有機會去郊外拍風景照。不過這好幾年沒出現過的藍天實在太美,即使只是坐在床上,也要抓着相機多做些拍攝實驗。

很想身體快點好一點,能在奧運前出門,希望近一點去拍拍日落也好。

Clear blue blue sky over Hong Kong is a rare blessing of the Olympic Game. I was laying on bed for the whole week and can't go to countryside to take photos. Anyway, there have been no blue sky for many many years in Hong Kong, the bed can't stop me to take some experimental shoots from windows. (Thanks God I still can hold my camera.)

I wish my body gets strong quick and let me not miss the chance of blue sky during the Olympic. At least, let me go nearbys to shoot some sunsets.
[PR]

by windywood | 2008-08-18 16:00 | Diary